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向杭州学什么?②

智慧“大脑” 赋能济杭城市未来

历城 新闻    时间:2020年07月28日    来源:历城

  城市,从来就是人类文明最高成就的体现,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城市变的越来越“智慧”。在杭州城市大脑运营指挥中心里,大屏幕上不断更新和变换的数字,展现着“数字治堵”“数字治城”“数字治疫”的无限可能。
  2016年,杭州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为这座拥有2200多年历史的城市,安装一个人工智能中枢——城市大脑。正是这开创性的一步,一场由数字引发的变革在杭州悄然发生。作为智慧治理的典范,城市大脑将原本分散在各个部门、相互孤立的数据资源联通共享,通过建立一个高速运转的城市“CPU”,不断提升政府的服务效能,让城市会思考、让生活更美好,助力杭州打造“全国数字治理第一城”。
  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视察时指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抓好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推动城市管理手段、管理模式、管理理念创新,从数字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让城市更聪明一些、更智慧一些,是推动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前景广阔。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推进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重要遵循。
  而在泉城济南,随着新型智慧城市的大力推进,在深入影响市民生活的同时,也在推动城市发生着深刻变革。
不同的城市 共同的选择
——以智慧之力 展城市之魅
  2016年,杭州市政府启动城市大脑计划,第一个应用场景就是治堵。
  正是从“数字治堵”入手,杭州先行试点城市大脑,探索智慧城市建设。创新推出的“延误指数”,通过车辆全样本分析、数据全流程监管,让交通信号灯的控制算法越来越“聪明”。最近3年,杭州净增约120万人口、40万辆汽车,总路面通行面积则因地铁施工等因素减少了20%,而道路平均通行速度反倒提升了15%。
  城市治理最需要解决什么、群众最盼什么,就谋划、推出什么。“治堵”显身手之后,城市大脑继续向“数字治城”延伸,其创新成果相继应用于城市街区治理、文化旅游、卫生健康等民生领域。
  位于杭州云栖小镇的城市大脑运营指挥中心,是这个“数字大脑”的中枢。记者在城市大脑运营指挥中心的几块大型显示屏上看到,它们不只是“屏”,还是“数字驾驶舱”,有了城市大脑,数据资源就能辅助城市治理部门操作“驾驶端”,将资源配置得更高效。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结合实际,未来杭州将把城市大脑建设作为数字赋能城市治理的主要抓手,做强做优城市大脑、打造全国新型智慧城市建设“重要窗口”。
  为更好发挥杭州在数字赋能城市治理方面的示范引领作用,杭州将按照全周期管理、平战结合、便民惠企、撬动变革、安全高效的建设原则,完善顶层设计,制定出台城市大脑赋能城市治理的条例和规划。
  根据部署,杭州将强化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系统集成水平。包括建强中枢系统,形成“一脑治全城、两端同赋能”的运行模式。加大数据互通协同力度,优化部门系统和区县(市)平台建设,加快与部省级行业主管系统数据打通,推动各级各部门业务信息实时在线、数据实时流动,切实打破数据孤岛、数据烟囱。建设城市大脑数字界面,集成市民健康管理、惠企便民服务、民意直通、信息推送、应用评价等。
  深化数字驾驶舱、应用场景建设,也是杭州加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具体而言,杭州将加快构建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数字驾驶舱,建立健全“五级机长制”,提升数字驾驶舱的治理能力。同时,加快转化“杭州健康码”“亲清在线”集聚的巨大流量,优化提升现有场景,全面开发新场景,让各类应用场景更加惠企利民。
  在济南,智慧城市建设,也让济南人尝到了甜头。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兴前沿技术,为现代城市治理、社会民生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赋能,唤醒了“沉睡的数据”,架构起新型智慧城市。
  济南是中国软件名城、国家软件产业基地、国家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化基地,是国家智慧城市、电子商务、信息惠民、三网融合试点城市。早在2011年,济南就提出了建设智慧泉城的目标,此后一系列实招硬招相继发力,包括设立智慧城市建设办公室、探索建立“一主体两平台”的体制机制等。
  伴随着智慧城市的大规模建设,势必将带动一批行业龙头企业实现高速增长,作为一个庞大的有机系统,智慧城市的整个产业链形成需要多方借鉴和探索,杭州的先进经验或许可以进一步助力我市智慧城市建设的推进,从而为建设智慧城市积累宝贵的经验。
不同的平台 共同的方向
——智慧应用 改变城市之治
  通过城市大脑“亲清在线”平台,杭州市江干区滨江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经理助理余金柱,为他们公司的一对夫妻租到了户型很合适的房子,这让他着实体会到了智慧城市建设带给他生活上的变化。
  在杭州,智慧城市在多个惠民利民场景落地。为文旅系统解决“慢”的痛点,推出数字旅游专线、20秒入园、30秒酒店入住、景区交通引导等应用场景;为停车系统解决“等”的痛点,累计完成33.5万个停车位“先离场后付费”建设,停车系统接入84.8万余个停车泊位实时数据;为医疗系统解决“烦”的痛点,上线“先看病后付费”应用场景,全市252家公立医疗机构已全部接入;为综合示范区解决“合”的难点,城市大脑综合应用示范区首批在湖滨商圈、武林商圈、新天地、火车东站、钱江新城等人流量密集场所实施,接入城市大脑重点应用场景……
  为让惠企利民政策落地更快速、更精准,杭州市3月初成立工作专班,依托城市大脑,创新“直通车式”惠企服务,为让社会治理更高效、更精细,杭州还探索“大数据+网格化”,既要让数据“多”起来、“准”起来,又要让数据“动”起来、“跑”起来。
  视线转回到济南,这样高效便捷的智慧生活,也逐渐成为济南的常态。
  “真的是秒办!从‘已受理’到‘已办结’,也就两三分钟甚至更短,快到超乎想象。”由于新工作需要,在“泉城办”APP上办理“无犯罪证明”的过程之快,让小范惊叹不已。
  这只是大数据赋能政务服务的一个缩影。“无证明城市”语境下,电子印章、电子证明、电子证照等一大波数据“神器”涌现,“泉城办”APP掌上政府,政务服务“一网通办”,让市民办事办政时曾经的“闹心”变为“快感”。
  去年4月9日,在第七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上,济南新型智慧城市获评全国“智慧城市十大样板工程”,同年11月,在巴塞罗那举行的第九届全球智慧城市大会上,济南市新型智慧城市建设斩获产业数字化转型奖,也标志着济南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智慧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实现新飞跃。
不同的路径 共同的目标
——智慧赋能 改变城市未来
  突如其来的疫情是对城市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一座城市的治理能力决定了答题的思路和水准,一直在倡导发展“数字经济”的杭州,做出了一次次尝试。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杭州城市大脑迅速转战“数字治疫”,首创的三色健康码、企业复工复产数字平台、政商“亲清在线”平台等,都以数字化赋能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
  杭州各大医院的发烧门诊人数,都能在城市大脑平台即时、准确显示,这些数据在疫情防控期间发挥了重要参考作用。通过城市大脑,也能清晰看到杭州全城用电量的变化曲线,在疫情之后如何逐渐从负数转为正数。
  在济南,也有一个高速运转的“泉城大脑”——“智慧泉城运行管理中心”,不断在为城市谋划思索、提供智慧服务。政务服务、医疗卫生、城市交通……在运行管理中心的展示大屏上,济南市多方面的数据都在实时体现。
  疫情阻击战打响以来,济南发挥了智慧城市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中的作用,以智慧泉城运行管理中心为阵地,加快市疫情监测信息平台、企业复工复产人员管理系统和企业网格化管理服务平台等信息化支撑系统建设,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手段,加强疫情溯源和监测,对企业复工人员实行线上信息监管制度,确保“一人一档”“一企一册”,实现员工健康管理全覆盖,准确掌握企业运行状态,保障企业复工复产顺利开展。
  在杭州,“数字治堵”“数字治城”“数字治疫”等城市大脑的创新成果,已被用于提升交通、街区治理、文旅、卫健等系统治理能力。可以说,杭州“城市大脑”不仅仅是技术创新,更是探索出了城市未来的发展新模式。
  随着城市功能与规模的不断扩张,我国不少城市展开了对智慧城市建设的思索与实践,这是城市精细化管理的有效路径,也必然成为城市“弯道超车”的机会。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让城市更聪明一些、更智慧一些,是推动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济南日报)
本版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