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向杭州学什么?①

塑“科创动能” 攀数字经济之巅

历城 新闻    时间:2020年07月21日    来源:历城

  已是深夜,阿里西溪园区办公楼群仍灯火通明,这在园区工作人员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场景,却恰是燃起电商产业燎原之势的星星之火;青山掩映下,看似静谧的云栖小镇背后蕴含着巨大能量,头部“涉云企业”的入驻和大量人才的涌入,令云产业在此蓬勃起势,为这个昔日的传统工业园、未来的“数字经济第一镇”插上发展之翼,也为杭州数字经济的腾飞蓄力赋能。
“三面云山一面城”的杭州
  自古钱塘繁华,均始于细微处的起笔。数字经济勃然起势的“钱塘新潮”,正是通过这一幕幕微观场景、一笔笔细节着墨得以架构成型,渐成“鲲鹏水击三千里”之势。剑指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的杭州,正以科技创新赋能,逐浪数字经济这一时代机遇潮头。同题比拼中,“三面云山一面城”的杭州,也可为“一城山色半城湖”的济南提供攀登“数字经济之巅”的方法借鉴。
目标笃定 使命必达
  驾车驶入云栖小镇,近处楼宇林立,远观青山连绵,室外的一派静谧场景和楼内的忙碌景象形成鲜明对比。小镇不大,名气却不小。13日下午,来此学习考察的团组络绎不绝。“今天下午有5批团组来参观考察,和平时相比这个数量不算多,有时候半天就有7批团组来考察。”从小镇内杭州城市大脑运营指挥中心工作人员的介绍中,不难管窥小镇之“火”。
云栖小镇
  云栖小镇有“火”的资本和底气。这个规划面积只有数平方公里的钱塘江畔小镇,已入驻了阿里云、政采云等一大批“头部涉云产业企业”和国科大、北斗时空研究院等诸多研究院所,著名的西湖大学在这里设云栖校区,全国70%以上的云计算和大数据产业工程师在此集聚,云产业产值和小镇财政收入高速增长。早先的城郊小镇,已成“云产业高地”。
杭州城市大脑运营指挥中心
  很难想象,1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处遍布劳动密集型产业、环境脏乱、产业结构趋同、规划不够合理、竞争力不强的传统工业园区——转塘科技经济园。在“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理念引领下,云栖小镇两次“变道换向”,2005年从发展传统工业转型发展高科技产业,2012年又确定以云计算和大数据为“主攻方向”,历经两次转型,全国首个云计算产业生态小镇得以塑成。
  笃定云产业发展方向,在转型升级中完成动能转换、塑成特色品牌,云栖小镇的坚决令人印象深刻。早年间,在小镇刚确定以云产业和大数据为发展方向、入驻的涉云企业还在个位数的时候,就曾坚决拒绝了一个年产值高达20亿元的非涉云企业的入驻,原因很简单:小镇只吸纳以云计算与大数据领域为主的创新企业。
  这份拒绝的背后,当地笃定做好云产业文章的决心可见一斑。目标笃定,使命必达,小镇顺利转型,动能转换随之完成。截至2019年年底,云栖小镇在有限的产业空间内已累计引进了注册企业1842家,实现云产业增加值385亿元,财政收入已近10亿元,不仅为杭州高质量发展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新动能,还在朝着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镇”的方向快步前行。
数字经济 势成钱塘
  加快高质量发展,关键是选对一条路。云栖小镇如此,杭州亦如是。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电商产业让这座城市脱颖而出;步入第二个10年,数字经济则为杭州架构出更壮阔的未来。
  全球电商看中国,中国电商看杭州。“中国电子商务之都”,是杭州的一个重要名片。但在已形成庞大“电商矩阵”的杭州,“电商之都”的意义和内涵不断得到新的诠释。
  越过电商产业看发展,数字经济的广阔空间清晰可见。电子商务可以说是数字经济最活跃、最集中的表现形式之一,但数字经济绝不仅仅只涵盖电子商务。而在把握时代机遇方面,杭州的每一步都踏在鼓点之上:继2014年在全国率先实施信息经济“一号工程”后,2018年,杭州明确提出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逐浪数字经济潮头的雄心跃然纸上。
海康威视
  和云栖小镇一样,海康威视也是济南市代表团此次赴杭州考察的其中一站。这个已连续八年蝉联iHS全球视频监控市场占有率第一位的智能物联网解决方案和大数据服务提供商,是杭州数字经济版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海康威视只是杭州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一处剪影,放眼这座长三角中心城市,数字经济,已势成钱塘。
  数据印证着数字经济在杭州的崛起之势。记者了解到,2019年,杭州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实现营业收入11296亿元,同比增长19.4%;增加值为3795亿元,同比增长15.1%,占GDP比重达24.7%;数字经济制造业实现增加值896亿元,同比增长14.8%。截至2019年年底,杭州市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已经连续21个季度保持着两位数增长,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50%。
  步入2020年,杭州市和众多城市一样在经济运行方面面临着疫情带来的冲击和影响,今年一季度的GDP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同比均有所下降,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达818亿元、逆势增长6.1%,软件与信息服务产业、数字内容产业分别增长10.1%、8%,网络零售、跨境网络零售出口分别增长4.3%、28%。数字经济,动能强劲。
科技赋能 创新取胜
  数字经济究竟是什么?在杭州的决策者看来,数字经济看似是一个经济形态,实际上就是新技术的应用,是数字技术在经济社会各领域广泛应用所形成的发展模式。
  可以说,数字经济,科技为基。支撑数字经济发展的新技术从哪里来,成为尤为重要的一个问题。在这个语境下,也就不难理解数字经济在杭州蓬勃发展的动力来源——科技创新。
  2楼智能芯片研究中心、3楼和4楼工业互联网研究中心、5楼量子传感研究中心、6楼超级感知研究中心、7楼是智能网络研究中心和空天网络研究中心、8楼光纤传感研究中心、9楼有网络大空间研究中心……位于之江实验室门口的这处楼层指示牌,清晰地指明了其涉及的部分研究领域,诸多前沿技术从这里得以孕育、诞生,为数字经济的发展埋下伏笔、打下基础。
  此前,之江实验室的一项智慧算法在沪杭甬高速公路试验路段落地,将交通事故从发生到被发现的时间从原来的5到10分钟缩短至30秒以内。目前,之江实验室已在一系列数字经济重要领域布局,全力打造数字经济创新策源地。正如之江实验室相关负责人所说,实验室在诸多方面的研究成果,如智能芯片、大脑观测等,将会形成庞大的技术产业生态体系,成为驱动行业智能化、支撑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数字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驱动,而人工智能技术是其中的一股重要力量。之江实验室的所在地,名叫中国(杭州)人工智能小镇。这个“小镇”,就是杭州致力于集聚高端人才、打造的一处创新高地,目标是成为全国人工智能产业集聚引领区。
  目光继续延展,人工智能小镇所在的杭州未来科技城,是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的核心区、示范区、引领区。而长约33公里的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集聚了浙江大学、未来科技城、青山湖科技城、梦想小镇、阿里西溪园区等诸多资源,沿线拥有众多科研院所、企业研究中心及科创团队,称得上是一条巨大的科技创新带和科创产业带。在当地非官方语境中,这里更是被视作“杭州的硅谷”,一个创新的高地、创造价值的摇篮……层层抽丝剥茧,推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杭州做法以及“科创动能”来源虽难以尽述,但已清晰可见。
济杭同频 机遇无限
  不久前,《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发布,白皮书里的一组数据昭示着数字经济的蓬勃态势: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6.2%,数字经济增速高于同期GDP名义增速约7.85个百分点。数字经济,正处风口。
  数字经济时代已经到来,而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更是潮头所向、大势所趋。在动能转换大潮中,济南和杭州一样,都在瞄准数字经济作为加快高质量发展的“突破点”。从更广的维度来看,对正在聚力打造“科创济南”、科创大走廊,同样有着一众科技创新载体平台及科研人才的济南来说,发展数字经济的杭州路径,能够在诸多方面为自身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提供借鉴和经验。站在这个维度衡量,也就不难理解济南市代表团此行赴之江实验室、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海康威视等地考察的深意。
  对济南来说,发展数字经济有着厚实的基础和突出的优势。早在1983年,第一台浪潮微机在济南诞生,开启了中国IT发展的新纪元。2011年,济南被授予“中国软件名城”称号。全国第一条信息高速公路、第一家网络店以及第一台高清数字电视,也都诞生在济南。在2018年,济南市数字经济的规模占经济总量的37%以上,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主营业务收入常年居山东之首。在2019年,济南的数字经济占比达39%。今年,济南更是明确提出将实施数字经济引领战略,抓好数字经济产业园等载体建设,数字经济占比达到40%以上。
  成为全国第二个人工智能创新应用先导区;入选全国首批5G商用城市;有着量子技术研究院、国家超算济南中心等高端科创平台以及山东高等技术研究院等科研院所;国家院士谷、量子谷、超算产业园等园区载体加速崛起……站在新起点上谋篇数字经济发展,济南利好频现,更是和杭州一起涌动着助推数字经济发展的强劲“科创动能”。在观察者看来,这些有利条件,都为济南数字经济加快发展提供着坚实的支撑和强大的助力。在打造数字经济新高地的进程中,济南空间广阔、机遇无限,在不远的未来,数字经济在济南有望呈现出杭州那般“此处潮偏盛”的壮阔景观。
(济南报业全媒体)
本版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