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月是故乡明

◇徐心畅/郭店小区

历城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23日    来源:历城

  第一次知道“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这两句诗,是从爸爸那里。记得我十岁那年,爸爸将自己的网名改成了“月是故乡明”。当时我还没有真正理解它的涵义。
  故乡,在我的脑海中定义为老家。老家离我们现在居住的小区有十多里路,是一个只有三四百人的小村庄。每次逢年过节,我们都要回去看望爷爷、奶奶,还要拜访一下左邻右舍。小时候,那里简直就是我的天堂:在大门底下拿着小铁锹刨土的是我;追着一只蛐蛐满院跑的是我;为了能在老家住一晚上,拼命讨好父母的还是我。九岁在老家那一晚,我第一次听郑智化的《星星点灯》。望向窗外点点繁星、皎洁月光,那一刻,我忽然感觉:老家的月亮真圆、真大!
  这一切,从十七岁那年起却都消失了。那年春天,老家连同周围的九个村庄都要拆迁整合。前一天,我们一家人在院子里忙碌着,没有人提拆迁的事,也没有将不舍写在脸上,但我知道,每个人心中定是万般悲伤。
  几天后的上午,爸爸带我去现场。拆迁作业进行很快,不到一刻钟,整个院子九间大瓦房变为断壁残垣。没有经历这种场面的人,永远无法想象一座座房屋如何被挖掘机瞬间推倒,更何况那些房屋曾是我捉迷藏的乐土。
  事后,我们发现,爷爷悉心爱护的那棵香椿树也被拦腰砸断!闻着它碗口粗的枝干散发出来的奇异芳香,我甚至还能想起油炸香椿芽的味道。可如今,面对伤痕累累的它,我只能独自悲伤了。
  看着又增添了许多白发的爸爸,我似乎明白了他改网名的原因。是啊,一个背井离乡的游子,又怎能不被绵绵不尽的乡愁萦绕?爸爸生在故乡,长在故乡,故乡的一土一木、一花一草的变迁,无不牵动着他的心。如今,故乡没有了,思乡之情也愈发强烈了。可是,出人意料的是,爸爸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波动。难道爸爸根深蒂固的家国情怀消失殆尽了吗?
  那天,我带着疑问去找爸爸,爸爸微笑着说道:“故乡已经在现实中消失,可它却在我们记忆中永存。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做美好回忆吧!”
  于是,我明白了“月是故乡明”的真正涵义:因为热爱,所以不舍;因为不舍,所以怀念。
本版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