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风吹麦浪

◇段维/区发改局

历城 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23日    来源:历城

  麦收的季节,一眼望不到边的金黄成为乡村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麦浪轻轻摇摆,微风把麦香送到农家人喜悦的脸上,好一派丰收繁忙的画面。我不事稼穑已经很多年,今天无意间就听到了那首《风吹麦浪》,不知咋的,心竟然久久不能平静。
  远处蔚蓝天空下
  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
  吹向我脸庞
  想起你轻柔的话语
  曾打湿我眼眶……
  耳边熟悉的歌词、回响的弦律,时光仿佛又重新回到小时候的麦收时节。
  夏日,骄阳似火。暖风过处,田野上空弥漫着诱人的麦香,山坡上间或夹杂着野艾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杏儿刚从浓密的绿叶下面探出头来,麦稍眼看着就黄了。母亲知道我耐不住新麦的诱惑,天不亮就早起下地掐回一小把泛着半黄而又饱满盈润的麦穗,简单地用麦秸秆缠扎,小心翼翼地放进灶膛的火上燎烤。待麦芒焦黄后,放在箥箕上用手心轻轻搓揉几下,麦粒便会与外裹的皮儿脱离开来。只见母亲用双手端着箥箕用嘴轻轻一吹,香喷喷的麦粒便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我急不可耐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母亲嗔怪我没出息,一遍遍念叨着:“慢点吃!”我哪管有没有出息,只顾着安抚肚子里的馋虫,未等牙齿开叩,嘴角早已麦香四溢。
  太阳毒辣的日子,也就几天工夫,麦子便已然熟透。微风吹过田野,金黄的麦子铺满大地,枝叶间相互磨擦碰撞发出沙沙的声响,听来心都要醉了,阵阵沙沙作响的声音告诉农家人:该下镰割麦了!
  那些年,麦收全靠一把镰刀。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麦熟一晌,虎口夺粮。天刚麻麻亮,就能听见父亲翻镰在院里刺啦、刺啦……阵阵磨镰刀的声响。镰刀磨好后便与母亲带上草腰子,直奔麦田里去。
  农谚道:火麦连天。就是说麦收时节天气炎热和时间紧迫。农家麦收有五忙:割、拉、打、晒、藏。这话说得太好了。一望无际翻着金浪的麦田,庄稼地里满满都是人,大姑娘小伙子大爷大妈大婶们一人分四五垄麦行,双腿岔开,一手拢着麦子,一手低头拿着锋利的镰刀贴着地面快速割麦。一时间,满地里都是滋啦滋啦镰刀与麦秆欢快的摩擦声。镰刀下去,一束束麦子齐整整地躺在地垄上。大人们不停地挥镰,间或伸腰回头看时早已汗流浃背。麦子割完后要用草腰子扎成捆,第一时间运到打麦场。手扶拖拉机、电动蹦蹦车、牛车、地排车一齐出动,大车小车来来回回热闹非凡。家里的壮劳力在前面装车,孩子们在田里捡拾麦穗,经过三两天不分昼夜地忙碌,场院里的麦子堆积成垛,似一座座小山。
  小时候的天可真蓝,云朵像棉絮,真白。放麦假了,中午我会被父亲派遣去场院里看麦,无聊的时候就躺在麦捆上,望着天上的云朵痴痴地遐想。云朵流动着,图案不时变化着,一会儿像兔子,一会儿像熊,一会儿又像沉思的老人……
  麦子入场昼夜忙,快碾打扬快入仓。天不亮,村里所有的劳力会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麦场,热火朝天地把拉回场院的麦子逐一解捆摊开晾晒。很多人到晌午头也顾不上喝口水喘口气,有的家里人送来饭匆匆扒拉几口,咕咚咕咚喝碗绿豆汤,又趁着毒辣的阳光反复摊麦翻晒。人人手中的木杈上下翻飞。木杈轻快地把十分紧凑的麦束挑起,烈日炙烤着大地,麦子在高温下慢慢蒸发着水分,人们身上的汗也如脱线珠子洒落在场院上,衣服湿了干,干了湿,泛着抹不去的白碱。这当口,场边荫凉处有卖冰棍的小贩吆喝,如果哪家小孩能吃上一根1毛5分钱的冰棍,那可是神仙般的享受,羡慕煞人。
  父亲是干农活的好把式,麦场上从不敢有半点懈怠。老牛拉着石磙子出场了,麦秆发出哔哔啪啪的爆裂声,父亲牵拽着牛鼻子一圈又一圈围着场院碾压已干透的麦束。经过反复碾压,麦秆变成了柔软的麦草。随后他手持木杈,双手有规律地上下抖动,让夹在麦草中的麦粒与麦秸分离,麦粒脱离了麦穗,麦秆、麦粒、麦糠变得分明开来。麦秸是秋冬牲口不可或缺的草料,是奶奶烙菜饼必用的燃料,也是孩子们躲猫猫捉迷藏玩耍追逐的理想场所。
  满场的麦秸分离被挪移后,只留下厚实且密密麻麻的麦粒或是混杂着麦糠的麦粒堆。这时,推耙、木锨、扫帚就派上用场了,趁着有风,顺着风势可是扬场的好机会,家家户户都不会错过。一时间打麦场上尘土飞扬,汗水、尘土、麦糠交织在一起,父亲灰头土脸,但干劲冲天。木锨在他手里娴熟翻飞,麦糠随风吹到了一旁。母亲在一旁也不闲着,拿着大扫帚不失时机地把尚未脱离完全的麦穗扫到一边,再格外用簸箕搓晒脱皮。扬好的麦子要经过曝晒才能入仓。
  夏天,雷雨说来就来。打麦场上大家最怕的就是阴雨天,因为被雨水淋湿浸泡麦子会生芽发霉,那样一年的收成就泡汤了,一家老小的口粮更是不保。因此,一遇有翻滚的云团,天变得昏暗、沉闷的雷声响起,雨欲来而风不止,刚回家短暂歇晌的男女老少会不约而同紧张起来,争分夺秒一路小跑着把摊晒的粮食抢收装到麻袋里运走。前脚走的工夫,后脚瓢泼大雨倾盆而至,场地很快起了串串水泡。望着从暴风雨中枪夺回的粮食,人们分外珍惜,擦擦脸上的汗水和雨水,由衷露出喜悦之情。
  芒种前后麦上场,男女老幼昼夜忙。芒种芒种,连收带种。麦场里还在继续上演着打晒藏的忙碌序曲,刚收过的麦地里便开始了下一轮的夏播。犁耙翻过,人们在点下玉米种子的同时,也种下了秋天的期盼和收获。
  五月五,过端五。麦收终于落大幕。农家人洗净脸面,换上干净衣服,看着刚刚种上玉米的麦茬地,盼着再来上几场透地雨,心也便醉在了无边的满足里。
  时光飞逝,日子如同电脑按了快捷键。转眼间几十个年头过去了,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吃起烤麦来就很没出息的孩子。曾经的村庄消失了,曾经的三夏,曾经的麦收场景,早已随风远去,但那些刻骨铭心的麦收记忆却足以让人回味终生。
本版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