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住在文化馆的日子

◇赵鹏/区城市管理局

历城 新闻    时间:2019年07月09日    来源:历城

  1981年秋,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当时在县文化馆工作的父亲,把我从老家的小学转到文化馆驻地的王舍人小学上五年级。住在文化馆里,让我这个一直生活在农村的孩子眼界大开,我对文化馆大院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首先是有电视机能看动画片,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拥有电视机的家庭还很少。放学后吃了晚饭,我和同院的同班同学晓辉来到孙姨家,看当时风靡的动画片《铁臂阿童木》、《黑猫警长》等,那是学习之余最大的快乐。文化馆的生活真是丰富多彩,全县的文艺骨干都集中在这里培训学习,戏曲班、乐器班、书画班等可谓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样样齐全,这些都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区老作家李全仁当时是文化馆的文艺创作员,一有空闲我就跑的他屋里玩,李老师会给我说些他写作的故事,这对我以后喜欢写作有一定的影响。在今年的一次文学活动现场,李老师将他刚出版的新书《南山的灯》签名赠送给我,说起当年往事,已82岁高龄的老人家还记忆犹新。刘继文老师当时在文化馆搞美术创作,有时父亲出差,刘老师就陪我同床过夜,我们的关系很亲密,我经常到他的画室看他作画。还有当时在文化馆学习的李长福老师,他擅长书法,不厌其烦地教我写毛笔字。后来,长褔老师成为有名的农民书法家,其作品赠送给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还得到温总理的亲笔回信。这些潜移默化中的深刻影响和难得经历,虽然没有使我走上书画创作道路,却使我拥有了一些书画鉴赏知识,对提升我的综合文化素质大有裨益。
  住在文化馆里,除了在文化素质养成方面受益外,我还养成了独立自主的能力。父亲忙于工作并时常出差,我就自己到食堂打饭,有时还自己做饭吃。在文化馆办公楼门厅东北角有一个蜂窝煤炉子,我用一个小铝锅焖米饭,在米饭上面撒上一层芝麻盐,香气弥漫整个大院。住在大院里的孙姨、高姨闻到香味,都夸我饭做得真香啊!我那时还会一个做西红柿鸡蛋汤的小窍门,把鸡蛋磕在碗里用筷子打匀后,慢慢倒入炒勺靠近勺把的边缘,尔后用勺子慢慢推开,这样鸡蛋花就“开”满了一锅。后来,有一次舅舅来我们家,当时就我一个人在家,我一看快中午了,就给舅舅做了几个菜,打了一个西红柿鸡蛋汤,给舅舅倒上一杯酒,我与舅舅边吃边聊天。母亲回来一看,高兴地对我说:“哈!你自己在家还能候客(kei)了。”
  岁月蹉跎,人事沧桑。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晃快四十年过去了,住在文化馆的那段日子还留存在我的记忆深处,这段经历对我一个乡村少年今后的人生发展至关重要。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入伍到部队,很快担任了文书职务,并负责部队的宣传报道工作。早上跑操时,部队驻地广播站的早间新闻里时常会播出我写的稿子,这让我的战友们羡慕不已。因为我在新闻宣传报道方面的突出表现,部队每年都给我记团嘉奖。转业回到地方工作后,我仍然坚持写作,每年都会有文章发表。
  感谢父亲,让我拥有了一份难得的少年经历,这段经历使我的整个少年时代充满文艺的底色,并影响了我以后的生活。一个人童年、少年时期的经历会影响其一生的发展,父亲当年的一个决定,犹如为我铺设了一块人生的奠基石。有了这块基石,人生才能行稳致远。
本版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