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与燕子为邻

◇宋立峰/港沟街道

历城 新闻    时间:2019年04月16日    来源:历城

  周六的清晨,楼道里忽然传来一阵阵“唧唧”的叫声。我兴奋地站起来,悄悄从猫眼里窥探一番:真好,是可爱的老邻居燕子夫妇回来了!时隔半年,矫健的身影,再次扑入眼帘,几分欢快,几分熟悉。它们时而盘旋,时而落在巢边,呢喃细语,好像在说:回家的感觉真好!我呆呆地伫立良久,生怕自己的开门声会惊扰了来自远方的游子。
  对家乡的记忆,就像儿时那个年年不变的燕巢。“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这首童谣,是家乡孩子们每年春天最美好的期盼。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我家住的是草坯房,冬暖夏凉。每年春天,就有一对燕子光顾我家。燕子常常借助檩条和苇箔,在上面筑巢做窝。与燕子一家同处一室,朝夕相伴,和谐而融洽。家里有燕子来住,一直以来被老人们视为吉祥如意之兆。农村有句俗话,叫“燕子垒窝,喜事多多”。母亲经常教育我和弟弟,要爱护燕子,不许打燕子,打燕子眼睛会瞎。如果把燕子的窝给戳掉,那会给自己家带来晦气。当时在农村,父母在给女孩子取名时,有不少以“燕儿”、“春燕”、“红燕”来取名的,将女儿比作可爱的燕子,寄托父母美好的祝愿与期盼,也希望女儿玲珑机智,生活幸福美满。九十年代初,老家家家户户盖起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房。又过几年,砖混结构的平顶房呈现出流行趋势,再不用担心房顶被雨淋坏,偌大的房顶上,还可以晒玉米、地瓜干、豆子啥的,非常方便。再后来,村子似乎越来越拥挤了,连昔日的场院也被规划成住宅。到了九十年代末,洋气的二层小楼日渐多起来,结实美观,成为乡亲们的新宠,也成为一个家庭富足的代名词。人们把阳台设计成全封闭式,干净、美观、舒适,冬天还保温防风。这时,聪明的燕子也顺应时代变化,它们最终把巢建到主人大门底下,随时可以出入。
  老家是最早进行旧村改造的四个村庄之一,那个曾经熟悉的故乡,转眼变成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昔日的乡村一天天走向城市化,这些年,几乎很少再见到燕巢的踪影。
  2016年9月,我们小区所在的村子旧村改造开始了,村庄在冬天拆迁完毕,方圆数十里只剩下学校、幼儿园和两处居民小区。2017年春分后不久,陆陆续续有燕子飞进了学校和幼儿园。孩子们无不欢呼雀跃,“小燕子到学校安家啦!”“啊,燕子来了!欢迎你的到来!”听,校园里响起了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一身乌黑光亮的羽毛,一对俊俏轻快的翅膀,加上剪刀似的尾巴,凑成了活泼机灵的小燕子。才下过几阵蒙蒙的细雨,微风吹拂着千万条才展开带黄色的嫩叶的柳丝。青的草,绿的叶,各色鲜艳的花,都像赶集似的聚拢来,形成了光彩夺目的春天。小燕子从南方赶来,为春光增添了许多生机”……这些可爱的燕子已经成为孩子们共同关心爱护的对象,和燕子们在同一屋檐下和谐相处,也成为孩子们学习生活的有趣部分。
  不久我发现,总有燕子的身影进进出出小区居民楼。一对燕子夫妇竟在我家门前安了家。它们衔来了泥、草茎和细软羽毛,很快建成一个碗形的巢。与燕子为邻,每天清晨早早地被它们叫醒,自己是何等的幸运,小区里许多人都羡慕我拥有这份福气。
  燕子夫妇入住一年后的又一个春天来临了,在我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它们如期归来。几天光景,燕子夫妇又在离巢不远的拐角处新建了一个葫芦形状的巢。天越来越暖和,直到有一天,巢里添了几声稚嫩的鸣叫:四只小燕子孵出来了。燕子夫妇一天到晚飞进飞出,格外忙碌和辛苦。浓浓的亲情,令人感慨动容。燕子是动物界的捕虫能手,蚊子、苍蝇、蚜虫等危害农作物的害虫都是它的捕食对象。燕子捕食的本领十分高超,据统计,一对燕子和它们的两窝雏燕仅半年就能捕食50万—100万只害虫,数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一只羽翼还不丰满的燕子不知怎的,跌落到楼道里,我找来梯子,在女儿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把它送回了巢里。燕子夫妇回来后欢快地叫着,好像在表达感激之情。为了防止新生小燕子的坠落,我还精心制作了一个纸质托盘,放在了燕子窝的下面。秋天来到,小燕子也长大了,待到天气渐冷的时候,燕子一家悄然离去。在见不到燕子的日子,总觉得似乎缺少了什么。
  清扫卫生,装饰旧巢。燕子夫妇一前一后,忙忙碌碌,它们配合默契,片刻也不停歇,似乎早已忘记了飞越万里的疲劳。一只,两只,三只……如洗的碧空中,不时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燕子渐渐多了起来,唧唧啾啾,似新农村建设乐章里点点跃动的音符。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从古至今,燕子的执着勤奋、忠贞不渝、吃苦耐劳等美好品质一直为人类所钟爱与歌颂。食物的匮乏使得燕子每年都要来一次秋去春来的南北大迁徙,以赢得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飞越千山万水,秋去春回,燕子也是在开创更加美好的新生活,我真诚祝福燕子!
本版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