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每一朵花都是大地对世界的问候

◇侯登强/洪家楼第二小学

历城 新闻    时间:2019年04月12日    来源:历城

  上班路上,能看见一片废弃的厂房,残垣断壁,杂草丛生。冬天,呼呼的北风把这里“收拾”得了无生机,即使偶尔有野狗出现,也都行色匆匆,毫无嬉戏之意。
  直到有一天我被那一树花儿惊到,才猛然明白:每一片土地都有自己的神奇,每一朵花都是大地对世界的问候。
  那个清晨,春风徐来,我步行去车站。看一眼熟悉的空旷地,土丘之上,一棵柔弱的小杏树随风摇曳。那初开的花朵透着春的喜悦,成为这片土地上最早醒来的花木。
  它孤零零地站着,却不见一点悲壮。那些还在沉睡的花儿、草儿,正在它的召唤中舒展筋骨……这是一位吹冲锋号的战士吧,一朵朵花像一个个小喇叭,嘀嘀嗒嗒地闹起春来。
  我的心被它紧紧地抓住了,想到它的芬芳,想到它的傲娇,想到它对冬天的告别宣言。每一朵花,在土地上一点点地汲取营养,绽放,绽放,不问是否得到欣赏,更不管花落之后多么惆怅。此刻最美,生命干干净净,在一片荒芜中歌唱……
  沉睡的大地有无穷的能量,种花开得香,种草长得旺。寂寥的寒冬里,它积蓄着生长的力量,遇到每一粒种子都小心地收藏。花木吐绿,那是大地在呼吸,花儿盛开,那是大地在微笑。花是叶的梦,叶是花的舟,有诗意的地方,世界充满暖色。
  没过几天,晚上下班回来,我沿着公路西侧南行。一位建筑工地上的师傅走在我的前面,身穿工作服,左手一提啤酒,右手几个凉菜,步履轻快。
  不期而遇,攀谈几句,“师傅,这春天来得真快啊!”
  “何止来得快,走得也不慢呐!”师傅很幽默,一张嘴就透着生活的喜感。
  我问:“师傅,哪里人啊?”
  “哈尔滨的,出来好多年了。”
  他嘴一咧:“人啊,一过了四十,时间嗖嗖的,就像钱一样不够花了。”
  “常回家看看,多陪陪老婆孩子,日子估计能慢下来,也能过得充实一些。”我说出我的想法。
  他脚步放缓,“经常回家……谁赚钱养家啊,我老婆常年有病,儿子还在读大学,到处需要钱,不出来打拼不行啊……”说着,他咳嗽了两声,瞬间仿佛老了许多。
  “喝酒解乏,你每天都会自己来上一瓶?”一看聊到伤心事,我赶忙岔开话题。
  “我在前面的这个工地上干活,白天工作,晚上来上几口,烦心事也暂时丢一丢……想开了,活着也不难……”听他这样一说,我沉默了。
  “我现在就盼着儿子将来有出息,早点成家立业。”
  沿着绿化带走,我注意到灯光下有玉兰花竟然也已经含苞待放了。
  在一扇大铁门前,他和我告别,看着他的背影,我的眼前又浮现出废墟上的那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个有时痛苦、有时欢乐的过程,也同样,无论欢乐和痛苦都是“有时”,有尽头的。从生活的漩涡中逃生,希望就是活着的理由,希望就是这春天里的花朵。
  再荒芜的地方也有花开的可能,再苦难的生活也有希望的召唤。那一树花开,是大地冥冥之中的一份恩典;那每一朵花,是对这个世界最美的问候。
本版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