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小年的豆腐脑

◇刘军/西营中学

历城 新闻    时间:2019年02月01日    来源:历城

  不知不觉之间,迎来了小年,每年的这一天,母亲都要做豆腐,我便有机会喝到久违的豆腐脑。
  每逢春节临近,家家户户都要做豆腐准备过年,每次豆腐成形之前,都要喝豆腐脑。在我们家乡,点成的豆腐脑和“大脑”的样子有点像,所以喝豆腐脑往往会被说成“喝脑子”,有补脑益智的美好祈愿。每到这个时候,母亲都会提前打电话告诉我和弟弟一家人,这天一定要回来“喝脑子”。
  回到家的时候,豆汁已经烧开,就等我们了。我们一到家,母亲便开始点豆腐脑。农村里做豆腐程序和用到的卤水十分复杂,因为如此,做出的豆腐便有不同的口味,比如说浆水豆腐、膏豆腐等,这其中浆水豆腐味道最美,所以母亲每次都会到邻居家借来浆水,等待浆水发酸,便开始点豆腐。
  点豆腐是做豆腐的关键一环,这非常考验做豆腐人的手艺,技术好的人,点出的豆腐不但洁白,卖相好,而且能多出豆腐,增加产量。母亲凭借多年练就的手艺点得一手好豆腐。洁白的豆汁在锅中冒着热气,母亲用勺子舀起酸浆,在锅中不停地旋转,浆水和豆汁便开始了亲密的接触。随着一勺勺酸浆的不断加入,豆汁开始发生变化,原来不成形的豆汁开始凝结,渐渐地呈现出“脑”状,这是“豆腐脑”变成型了。
  此时妻子、弟妹和孩子们早已把蒜蓉辣酱、山韭花酱、蒜泥、调好的麻汁、葱花、香菜末等准备好,母亲从热气腾腾的锅中盛出豆腐脑,一碗碗地浇上各种调料,一家人便开始准备享用这美味了。在此之前,母亲还要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把最先盛出的一碗,放在香台上供奉;第二件事,供奉完毕,打发我或者弟弟给奶奶送过一碗豆腐脑。小时候,因为嘴馋,我和弟弟都不肯跑腿,母亲总会一个人给奶奶送过去,每次吃豆腐脑的时候总是最后一个。
  洁白的豆脑撒上各种调料,热气伴着香味吸入鼻孔,一下子让人的食欲大增。用勺子送一口入嘴:鲜、香、滑、嫩、弹,趁着热乎劲咽下去,肚子里一热,顿时,积聚了一个冬天的寒意一下子就被驱走了。抬头看看屋外的窗户上冰花和屋檐下的冰棱,觉得这样的冬天竟是如此的美好!
  豆腐脑喝完了,母亲又开始了豆腐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压豆腐,一个矮小的身影又在锅台前忙碌起来。
  豆腐做好了,我们也要回去了,母亲便把一块块的豆腐切好,整齐地放进方便袋里送到车上,看着车子慢慢驶去才转身离开。
本版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