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记忆中的年味

◇张坤堂/辛甸花园

历城 新闻    时间:2019年02月01日    来源:历城

  2019年猪年到来前夕,1月23日,“宫里过大年”数字沉浸体验展在北京故宫乾清宫东庑(wǔ)正式拉开了帷幕。故宫这样开放,让人们走进皇宫感受传统历史文化,体验一下底蕴丰厚老北京的年味,还是第一次。
  由此,我想到了儿时在农村老家过春节的情景。那个时候,虽然物资匮乏,信息不畅,可是那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别有一番情趣,总会给人们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承载着一个时期浓浓的文化。
  那个年代,还是孩童的我,春节只有短短的两周假期,基本上是年前一周,年后一周,还是玩得不亦乐乎。放了寒假的小伙伴们,除了帮助家长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之外,其余时间就是我们嗨起来的时光。我们村子东南角有一个圆圆的打麦场,大约有近千平方米。每年的夏季和秋季,村里人就在这里脱粒收获的庄稼,然后再晾晒粮食。到了冬季,特别是到了春节,那大场院成为我们小伙伴的乐园,相约来到这里打尜(ga)。有人先在场院画一个圆圈,通过剪子包袱锤决定先后顺序。第一位打尜者,用一根木瓜棍敲起两头尖尖微微翘起的尜,接着熟练地用木棍将尜打出去,立刻出现一个漂亮的弧形,犹如一道美丽的彩虹。等尜落下,第二位要跑到尜落下的地方,使劲把尜往圈里扔,等扔进去才算脱离扔尜的劳苦。后面的几位按顺序进行。虽然没有严格的章程,可是大家都会心照不宣地遵守。打尜的确很有趣,有参与者,有喝彩者,那些青春少年乐此不疲。那个时候的我,年龄小,有时候没有资格参加,只好当看客、喝彩者,偶尔参加一次往往是输多胜少。没有参与打尜的小伙伴儿就在那里打不倒翁,跑步、玩耍等;女孩子就结伴到这里捉迷藏、踢毽子、跳绳、跳房;这里也是老年人的幸福天地,他们会在麦秸垛的南向支起一个石凳,打上几把扑克过足游戏瘾。这个大场院是那么的无私厚道,对于来这里的任何人都不会拒绝,不管是男女老少,还是来自远方的异乡人,我们的亲戚也会来凑热闹。这里留下了我们的多少记忆啊!
  春节前夕,微微寒冷的晨光洒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乡村那袅袅的炊烟萦绕在晨曦中,成年人们开始忙碌着。男人除了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之外,还要整修庭院,清扫房间。女人忙碌着为孩子做新衣服,准备年饭。那时候,既没有煤气、蜂窝,甚至大块煤也很少。家家都把收集来的木柴、杂草堆成一个圆垛,以备春节和明年春天之用。一个个圆圆的柴火垛是那样精致美观,即便是一些很少的豆秸也要堆成圆溜溜的形状,形成家中的一个景观。叔叔们推下几车干土,那是准备垫猪圈和预防下雪时洒在院子里用的。我们这些在上学的孩子们会拿着一个鸡毛掸子,清扫家具和墙壁的灰尘。
  我的任务很“艰巨”,在年三十儿这天为家中和邻居挑水,把水缸灌得满满的,过春节这几天是不能再外出挑水的。由于挑水的人多,街上的小道都湿漉漉的,空气相当湿润。一路扁担忽忽悠悠,不时溅出一朵朵水花,形成了一路欢歌笑语。当我为附近的一家爷爷挑水时,奶奶总是让我吃他家炸的豇豆丸子,那酥润可口、香喷喷的味道至今难以忘怀。
  除夕这天,上午还要贴春联,这是亘古不变的习俗。我的祖父早年念私塾,是一位乡里的文化人,写一手很好的毛笔字。他很早就开始买下红纸、毛笔、墨块,进了腊月,他老人家就着手写春联了。那个时候还没有现成的春联词,他就根据每年的具体情况和传统文化的内涵写出工整对仗的春联,送给邻居,送给乡亲们。贴对子的时候,大人要给予指点了,哪个是上联,哪个是下联,马虎不得,还要贴得到位、匀称。我们这些学童会在一家一家的门口将春联诵读出来。有些不认识的字,会央求大人告知。诵读着一副副充满浓浓真情、乡情的词句,仿佛在滋润着我们的心田。贴春联,读春联的耳濡目染,在自己的成长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时至今日印象还非常深刻。
  春节是知礼行孝的最佳时机。除夕的晚上要请家堂,让过世的老人回来过年。我们点上几炷香,上上几样供品,口中念叨着先人们,请你们回家和我们一起过年。除夕晚上的团圆饭是必不可少的,远在外地工作的亲人都会赶回来,哪怕是没有汽车,骑自行车也要一定赶回家中。各家都会张罗一大桌子菜,虽然没有山珍海味,但当地有的珍稀菜肴都会在桌上见面。那些分家出去的人们也会带上酒菜,与祖父辈团聚在一起,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令人感动不已。有时候,祖父还会在除夕夜发出一些教令,特别是对晚辈有振聋发聩的教益。
  年初一的拜年是必不可少的节目。这天吃过早饭,我们作为晚辈,在父辈的带领下挨家挨户地拜年。有曾祖父的,祖父要出去拜年。如果曾祖父过世,祖父则在家中等待拜年者。每逢走进一家,父亲就告诉我,要向家中的老人问好,先称呼,后问好。尽是“奶奶,过年好!”“爷爷,过年好”之类的问候语,长幼有序的礼节在春节体现得淋漓尽致。在农村,辈份的意识是非常强烈的,即便是年龄大的晚辈也会给年轻的长辈礼让。农村家中的椅子是万万不能坐的,因为前一天刚刚把过世老人请家中来,椅子是留给先人坐的。
  大年初二就开始走亲戚了,节后的乡间小路上晃动着走亲串友的人们。年轻人看望姑姑、姨家,年初四一般是新婚夫妇回女方的娘家,孩子看望姥爷姥姥。这个时候谁家有自行车一定会亮出来,擦拭得锃亮,到马路上炫耀一番。走亲戚的人们都穿着崭新的衣服,带上准备好的礼物,无非是馒头点心之类的物品。亲戚家中的老人会询问自己的学习情况,并鼓励一番,那真诚的谆谆教诲绝对没有一丝做作。那朴实、真诚的话语至今萦绕耳畔,值得鼓舞自己一生。
  时至今日,我还保留着儿时的做法。每当我回到老家时,还是要挨家挨户地去拜访问候,为他们送去祝福。儿时的回忆是美好的,也是很有意义的。愿这些美好的记忆永存下来。
本版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