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湿地公园(试验段)
洪楼广场
唐治新区(效果图)
济南新东站(效果图)

小雪时光

◇芙蓉/唐王镇

历城 新闻    时间:2018年12月04日    来源:历城

  小雪,纷纷扬扬,飘飘洒洒,总让人想起“未若柳絮因风起”的婉约;小雪,生动文雅,干净纯洁,听起来像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的名字。
  小雪,当然也是节气的名字,它是我们那凝结着古老智慧、充满着诗情画韵的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个节气,是冬天的第二个节气。古人云:“小雪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就是说,进入小雪节气,气温下降,雨下而为寒气所薄,开始降雪。但此时由于“地寒未甚”,雪量还不大,且夜冻昼化,故称作小雪。
  农谚说:小雪雪满天,来岁必丰年。一到小雪节气,人们都翘首期待着下雪。记得去年的时候,在小雪节气的前一天,清早起来,望向窗外,竟有零零星星的雪花在飘,轻轻柔柔地在飘,啊,下雪了!真的下雪了!不过细看时,那飞扬的雪花,落到地面就找寻不见,它已化作雨水,湿润了大地,或许这就是小雪吧。
  今年又到了小雪节气,仍然盼望着天空盛开起一朵朵轻盈的雪花,可到了小雪节气这天,迎来的是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到了晚上,我隐约听见有“噗噗”声响,心下欢喜,自言自语道:是下雪了吧?急忙披衣跑至窗前,定睛看时,但见一轮圆圆的月亮笑吟吟地挂在天上,无数闪闪的星星笑嘻嘻地眨着眼睛! 
  不知怎的,忽然想起《红楼梦》里薛宝钗的冷香丸,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夏天开的百合花蕊、秋天开的白芙蓉花蕊、冬天开的白梅花蕊,还有雨水这天的雨、白露这天的露、霜降这天的霜、小雪这天的雪,虽万般艰难,可巧却全得了。现实中,这冷香丸的配方要是全了,得要多少年呢!也只有伟大的曹雪芹先生能想象出来,他荣华富贵以生,穷困潦倒以终,他用满腹才情、如椽巨笔,酝酿二十年、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字字皆血、句句凝泪,耗尽毕生,方成了那包罗万象的鸿篇巨制、光耀千古的红楼奇书。正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谁能解其味呢?
  今年的小雪节气,天上一直高挂着灿烂暖阳,不喜欢四季的不分明,该冷的时候不冷,就像人的爱憎不分明。
  本来是到冬天了,可寒气并未袭人,反感觉到深秋之蕴,就像那片树上的叶子还在迎风摇曳,欢快地舞蹈和唱歌,双脚踩在厚厚的落叶上,沙沙作响,这时又会想起穿杨叶过去的时光。用手拨开干枯的树叶,树叶下面竟绿意葱茏,生长着一棵棵鲜绿的荠菜,恍惚间又感觉到春意在荡漾。
  在这暖暖的冬日里彷徨,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些已成过往的小雪节气里的时光。
  记得那会儿,每到立冬,家中的火炉便从南屋移到姥姥住的北屋,各屋门上挂的帘子也由苇子的换成了厚布的,说不准是哪天,水缸里的水就结了冰。那时,小雪节气里,雪总是如约而至,而且下得很大。夜晚北风呼啸,天亮推开屋门,眼前已是一个银白色的世界,风卷着雪花仍在不停地下,听见父亲和母亲说,要把菜田里剩余的白菜全部运回家,不然就会冻在地里。母亲让我穿上厚棉袄,戴上帽子和手套,跟着他们顶风冒雪去了菜田。菜田里人声鼎沸,家家户户都在搬运白菜。大人们系着围裙,戴着手套,弯腰双手抱住白菜,用力一拧,白菜就起了下来。我们小孩子也学着大人的样子,双手抱住白菜使劲搬动,可白菜没搬下来,人却摔倒在雪地上,引来哈哈笑声一片。运菜回家的路上,长长的队伍像一条舞动的长龙,有用手提着的,有用肩挑着的,有用独轮车推的,有用地排车拉的,有赶着马车运的,人们的心中充满着丰收的喜悦。
  我家的白菜是父亲套上马车运回家的,运回家后,堆在了院子里,用玉米秸围住,再用草苫子盖好。母亲说,雪下得再大也不怕了……
  清楚地记得那天,拾掇完白菜,母亲正准备给我们做饭,门外闯进来一个人,母亲一看,问那人:你媳妇要生了?那人“嗯”了一声。母亲也顾不得我们,立即进屋换上厚外套,背上药箱,便同来人消失在风雪中……
  第二天,母亲背着药箱,神色疲惫地回来了,我高兴地迎上去,母亲跟我说,咱这里又添了一个叫小雪的女孩子。我抬眼望着母亲,母亲又笑着说:昨天夜里孩子出生的时候,雪还在下,我就和她爹妈商量说,给这孩子起名叫小雪吧……
  日子兜兜转转,都过去了几十年,想起来那场景好像就在昨天……
  小雪节气后就是大雪了,大雪节气里,天总该会降下一场铺天盖地、漫天飞舞的大雪了吧,我盼望着它的到来。
本版版面